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丹黄】处处吻

#一周年快乐!

#提前祝美年生日快乐!

#迟到的玩家抱着过去的糖哇哇大哭!


当黄旼炫被压在门板上的时候,他就意识到,玩过火了。

他伸手在墙壁上摸索,试图用灯光打断这个暧昧的有点糟糕的气氛,却被那个人顺着指缝抓了个满满当当。

“尼尔,就要出发了,大家都在等了。”楼下吵闹的集合声顺着门缝透了进来,这让黄旼炫有点紧张。

“你刚刚亲我了。”姜丹尼尔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他不介意被人发现,但是更乐意顺从他旼炫哥的意思。

“就只是碰了一下下脸颊而已。”两个人挨的那样近,连呼吸都交织在一起,这让所有的解释都粘腻成撒娇的语气。

丹尼尔侧了下脸,两个人更近了,他贴着黄旼炫的唇,“这下你亲到嘴巴了。”

黄旼炫还没来的及辩解,就被丹尼尔咬住了下唇,轻轻得,却又能清楚感觉到丹尼尔交错的犬齿慢慢陷在软肉里。

他能感觉到丹尼尔咬了一下,又咬了一下,他就像一颗拆掉包装的软糖,被按在幼犬的爪下,无法逃离。

“尼尔,别咬。”黄旼炫的话在丹尼尔轻轻地嗜咬中变得七零八落,“今天还有舞台呢。”

姜丹尼尔趴在他的肩窝里低声笑,“所以我都轻轻的。”

然后他咬住了黄旼炫的锁骨,顺着脖颈一路向上,在喉结处留下了一个深深地吮吸,最后又回到了唇边。

“旼炫哥,你今天亲了我19次,我只亲回去一次,你多吃亏啊。”说着他给了黄旼炫一个深深的吻。

黄旼炫听到智圣在满世界找他们两个的声音,他听到了尼尔深而重的呼吸,他听到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心跳。

他感觉到丹尼尔在用舌尖描摹他的唇型,然后他感觉到丹尼尔缓缓地舔过他的上颚,他感觉自己的肩膀不自觉的耸起,他听到了自己喉间压不住的闷哼。

就像被狙击的小鹿,夏日被引燃的烟火,被用力捏爆的浆果。

黄旼炫被丹尼尔拽进了混乱的欲望里,任凭情欲将自己淹没。

丹尼尔终于放他的双手自由,他却只能软软地搭在丹尼尔的肩膀上。他的躯壳依靠在绵延的山脉上,灵魂却被石层下汹涌的生命力熏得滚烫。

丹尼尔的手顺着黄旼炫的腰线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他腰带的边缘。黄旼炫感觉他的手指从前绕到后,又从后绕道前,像是旋转的芭蕾舞者。

痒。

没等黄旼炫发出抗议,丹尼尔贴在他耳边说出的话,又将他钉在了门板上。

他说,丹尼尔说,“我的小旼炫今天过得好吗?”

说完他还按了按腰带扣。

黄旼炫急得一个挺身,手从丹尼尔的肩膀上滑落,落在他的手肘上。黄旼炫不由得握着他的手,“尼尔!”

“我们旼炫哥害羞了吗?”丹尼尔咬着黄旼炫的耳垂,最后深嗅了一口黄旼炫的味道。

姜丹尼尔放开了有些站不稳的黄旼炫,帮他整理好有些凌乱的领口。

“旼炫哥,我们要出发了。”衣冠楚楚,笑得像个乖巧的好弟弟。

 

黄旼炫跟在队伍的后面,听着丹尼尔在跟智圣哥解释他们是在“找他不小心遗落的东西”。

小骗子。

黄旼炫慢慢笑开,眼睛里写满了不服输。

 

今天舞台妆依旧齐全,黄旼炫在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还是装了一只口红。

丹尼尔看到了,却不明白其中深意。

“有备无患。”

黄旼炫的回答并没有解救丹尼尔的好奇心,丹尼尔还是围着他团团转,两个人拉拉扯扯,缀在队伍的最后面。

黄旼炫看看前面的队友,又看看一脸好奇的丹尼尔。然后一把拉开丹尼尔的衣领,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吻。

吻透着水光,是浅浅的红色。

黄旼炫拿手里的口红点点自己的额角,完成了一个潇洒的敬礼。

“尼尔,来而不往,非礼也。” 

他笑得又好看,又挑衅。

 -end-


#让我们祈祷美年那天晚上过得还好

#我终于用到了面面【小XX】的梗!

#丹黄真的充满了性张力,喜欢到爆炸!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