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丹黄】你也写诗吗·酒

#小王子AU

#随缘掉落

#今天写【酒】


姜丹尼尔是黄旼炫认证的旅行家,他到访过无数黄旼炫不曾涉足的地方,还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而姜丹尼尔在故事里仿佛是个参与者,却又像个却又像个旁观者。他站在那个时间的切片上,看那个瞬间的风景,也看那个瞬间的人。

姜丹尼尔的旅行,是从候鸟的忽然到访开始的。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春天,他照例拔了杂草,清除了还是幼苗的猴面包树,打扫了应该依旧沉寂的火山。当他坐在椅子上看日落的时候,一只看起来十分疲倦的候鸟打断了他难得的悠闲时光。

候鸟先生似乎是跟家人走散了,他优雅而带有一丝警惕地请求一点干净的水,并许诺了一次长途旅行。

当姜丹尼尔随着候鸟离开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回家变成了一件那么奢侈的事情。

所以他见了许多人,记了很多故事。在他们多出来的一大把时间里,姜丹尼尔总会讲些他遇到过的人。

有的故事,人爱计算;有的故事,人爱炫耀;有的故事,人被困在无聊而重复的工作之中;有的故事,人在苦苦地寻求自我。

 

黄旼炫最喜欢那个酗酒的故事。

故事里的人是个懦夫,故事也很短暂,整个故事似乎都浸在酒里,有浓烈的酒精味道。

姜丹尼尔并不喜欢,但他总会顺着黄旼炫,一再讲起。

每当他形容到他走进酒馆的时候,黄旼炫总是憧憬地摆摆尾巴,并要求再来一遍。

“小的时候,妈妈总是会酿梅子酒,嗅起来酸酸的,颜色也很漂亮。”看着丹尼尔快要溢出来的不解,黄旼炫终于谈起了过去,“总是想要偷些来试一下,却总也没成功。”

“那个时候,我每年的目标都是可以藏一瓶酒,然后在秋天里喝个大醉,做一个有桂花香气的梦。”虽然黄旼炫已经是一只成年的大狐狸了,谈起那些尚未完成的愿望,他仍旧有些跃跃欲试。

“那可不好喝。”姜丹尼尔严肃地警告他,“而且第二天还会头疼咧。”

“那你是喝过咯,是梅子的吗?杨梅的?还是桂花的?”黄旼炫激动地绕着丹尼尔转起了圈圈。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偷偷地喝了一点点,很呛,还有一点点辣。”丹尼尔像是被抓住了小尾巴,连声音都显得有些局促。

“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类喜欢酒呢?”今天的黄旼炫也没有顺利理解人类世界。

“我也不知道呀。”丹尼尔摇了摇头,“或许是有心事吧。”

“嘿呀,还是好像大醉一场呀。”黄旼炫蹭了蹭丹尼尔的手臂,然后沉默地听完了这一次的酗酒故事。

 

后来他们还是寻到了一些酒,并在一个天气还算温和的秋天喝了一个大醉。

他们学着那些成年人的样子,碰了碰彼此的杯子,有碰了碰天上的月亮。

“为什么要碰月亮呢?它又不能下来一起喝酒。”这次轮到黄旼炫的脑袋上长满了问号。

“或许是月亮圆圆的,像是一张饼,那些没有准备下酒菜的人们就不会只是孤单地喝酒了。”拥有很多年人类观察经验的丹尼尔专业地科普。

“那月亮弯弯的时候呢?”

“嗯,香蕉月亮啊。”

 

后来他们一起喝了个大醉。

丹尼尔弯成香蕉月亮的样子,黄旼炫窝在他的怀里。

他们一起睡了一个好觉,梦里有淡淡的酒气,还有甜甜的桂花香。

-tbc-


#在懒惰和雄心壮志之间来回跳跃

#随机词语什么的真难用【。】

#如果有错,请一定告诉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