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丹黄】夜旅人

#一个番外,独立也ok

#他们拥有彼此和爱情,而我只有ooc

#今夜过后,我终生都是旅人


黄旼炫刚打开门,还没来的及打开壁灯,就被姜丹尼尔整个抱了起来。

“快放我下来,小心你的手。”黄旼炫顾念他刚好没多久的手臂,急忙拍拍丹尼尔的肩。

“可是我想永远抱着你。”丹尼尔埋在他怀里,声音闷的厉害,却震得他心发慌。

窗帘拉得很死,屋里也没有开灯,黑暗之中,丹尼尔模糊的只有大概的轮廓,要不是拥抱的力气那么大,黄旼炫恍惚觉得,丹尼尔要融在这片黑暗里。

“怎么不开灯,你不是最讨厌黑漆漆的吗?”黄旼炫终于挣扎着落地,他拍了拍丹尼尔的背,又摸了摸他的泪痣,“怎么了,我们尼尔今天不开心吗?”

丹尼尔顺势亲了亲他的手指,“又没规定要永远顺着我。”

黄旼炫知道身为公众人物要事事小心,可又不愿意总是委屈自己的小男朋友。尹智圣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小心,甚至拿着拿着所谓的未来恐吓他,一面循循善诱,一面声色俱厉。然而黄旼炫总会向他的尼尔妥协。

他总安慰自己是尼尔可怜巴巴的样子太容易让人心软,但他也隐隐觉得,他想要被发现,被发现他在浓烈的爱情里,他会为那个人红了眼,红了脸,红了躯体。

他有爱情中最理智的脸孔,也有翻涌着岩浆的内心。

黄旼炫伸手摸开了廊灯,俯身亲了亲丹妮的眼角,“可是我想看着你。”

丹尼尔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拽着他往卧室走去,两个人纠缠着,谁都不认输,衣服和欲望就这样洒了一地。

黄旼炫是从录制现场回来的,脸上还带着有些夸张的舞台妆,现在变成了混乱的一片,也贴在了丹尼尔的脸上。

“尼尔,你沾上了我的口红。”

黄旼炫在喘息之中痴痴的笑了两句,却又被丹尼尔顶了回去。

“我还能粘上你别的东西。”丹尼尔亲了亲他的耳朵,低哑的声音和他的人一起,拼命往黄旼炫身体里钻。

黄旼炫被强行翻了个身,脸被埋进柔软的枕头堆里,还没等他抗议,丹尼尔就压了下来,他能感觉丹尼尔的呼吸打在他的后颈,然后顺着脊柱一路向下。

“旼炫,去打个耳洞吧。”丹尼尔伸手握住了他,这让黄旼炫无法说出拒绝的话,他感觉到丹尼尔的汗滴在他的背上,他的呼吸引导着自己的心跳,自己仿佛漂浮在虚空之中,丹尼尔是他和整个世界唯一的链接。

“公司的策划还没有允许我打耳洞。”黄旼炫勉强抓住四散的理智。

丹尼尔却发了狠,凶狠的冲撞让黄旼炫怀疑自己要被钉死在他身下,然后他听见丹尼尔的声音,像是被猎杀的小鹿终于听到了枪响,他或许应该感觉疼痛,但他记得的只有落地的踏实。

“他们没有资格掌控你。你是你的,其次是属于我的。”

丹尼尔将他翻了过来,用指尖巡视他的境地,带有噬咬性的吻紧随其后,从额头到眼睛,从嘴巴到喉结,从锁骨到胸膛。

黄旼炫抽出卷进被子的双手,一手抚摸着丹尼尔的背,一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想要提醒他的小朋友,他明天还有冗长的工作。但当丹尼尔抬起头的时候,他发现丹尼尔的眼睛里有兽性的红,仿佛举着红苹果的毒蛇,他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

当战争结束的时候,黄旼炫不由得庆幸痕迹都留在了不见人的地方,放下了担忧,他就把自己窝进丹尼尔的怀里,丹尼尔却不肯放他安宁。

“旼炫哥,狠狠地咬我一口吧。”丹尼尔在黄旼炫的肩窝里寻找机会,似乎在寻找一招制敌的最佳时机。

黄旼炫的睡意跑了一半,他推了推丹尼尔毛茸茸的头,“尼尔,你今天怎么了?”

“我想在身上留下哥哥的印记,你不能说,那就我来炫耀。”

“尼尔,明天吧,或者下个礼拜,我们一起去。”得到答案的黄旼炫再次被倦意占据。

他拍着丹尼尔的背,忍着睡意,哄着自己难得撒娇的宝贝,“我们还有很多明天,尼尔。”

 

后来,黄旼炫在丹尼尔的怀里睡着了。

丹尼尔在黑暗中凝视着他的脸,长夜无声,就连皎洁的月亮也不曾打扰。

整个屋子里,只有姜丹尼尔知道,他们没有明天了。

-fin-


#看过很多车车,却考不出驾照

#微博的bug在督促我更新【。】

#为什么没有脑洞自动补全机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