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邕黄|丹黄】Demons(上)

#ooc预警

#眼药水与丹黄预警

#目测丹黄be预警

#瞎不文明搞


01. 我遇见了我的牢笼

 

邕圣祐觉得有些尴尬,他不是有意听他人的墙角。

只是今晚的宴会一如既往得无聊,而天气恰巧还不错。他坐在天台的角落里只是为了看看星星。

而那个男人讲着电话走了上来。

礼貌阻止了他声张,也阻止了他偷听。只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软软的小钩子,顺着往他耳朵里钻。

“尼尔,你真的要走了吗?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借着月色,邕圣祐发现正在讲电话的是隔壁公司的黄旼炫。

“所以我又只是哥哥了吗?”

倒是一把好嗓子,隔壁把他安排进舞团真是可惜了。

“我们之间只剩下一句‘抱歉’了吗?尼尔,这你自己的决定吗?”

他给谁电话?同事,朋友,还是恋人?

“那,你要照顾好自己,这次我不说再见也没关系吧?”黄旼炫似乎有些紧张,他又跟了一句,“尼尔,你欠我一个正式的再见。”

沉默让邕圣祐有些无措,明明与他无关,他却为刚刚的猜测感到不好意思。然后他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接着是混着薄荷味道的烟雾,然后是裹着疲倦的叹息。

黄旼炫似乎在哭泣,沉默又无助。

是恋人啊。邕圣祐在心里划了个句号。

 

02. 我不是个好演员

 

黄旼炫跟邕圣祐说的第一句真心话是在他们合作三个月以后。

他一直看不透他这个新的经纪人。邕圣祐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许诺他光明的未来,支付了他的违约金,带他进了新公司,介绍给他好的歌唱老师,新的策划,新的专辑,新的舞台。他像一个干涩的齿轮,却被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前进。

忙一些也好吧,黄旼炫试图安慰自己,忙到没有力气,就不会想起那些事情了吧。

他站在小剧院的舞台上,下面的位置并不多,远远没有原来他们开演唱会时壮观,而黄旼炫却有想哭的冲动,或许这是他现在唯一拥有的,不会离开他的,全部。

音响老师叫他去试麦,黄旼炫就站在舞台中间哼唱了一首不记得谁的歌。

老师冲他比了ok,其他工作人员也在忙碌之中,一切都那么平常,他却发现他的经纪人背过身去,似乎擦了下眼泪。

在庆功宴上,黄旼炫难得喝了点酒,他找到邕圣祐,看着他的眼睛,“你怎么能是个经纪人。”

邕圣祐看他的神情那么认真,一时有些堂皇。

“你能抓到舞台上的感情,你会被它影响,你怎么能是个冷酷又成功的经纪人。”黄旼炫脸颊有些红,眼睛里都是水光。

“你醉了。”邕圣祐开始无比感谢那个天台。

似乎,它为自己带了一个知己。

 

03. 偷来的才是宝贝

 

相似的灵魂或许不会相遇的太早,却总会共振。

在邕圣祐听到黄旼炫第一句真心话之后的一年后,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黄旼炫柔软的灵魂。

像是凉的丝巾,像是温的泉水,像是没有刺的牢笼,将他捆在其中。

邕圣祐又暗暗讨厌起了那个天台。如果不是听到了那个电话,或许他可以毫无顾忌地靠近黄旼炫。但是他知道了那个叫尼尔的人,他记得黄旼炫的眼泪。

商人的本色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始终是一个成功的经纪人,他从来不打不会胜利的仗。

他看到黄旼炫笑眯眯地出现在舞台上,他看到黄旼炫温柔地对待所有人,他也看到黄旼炫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似乎没有了恋人,也没有朋友。

空闲的时候,黄旼炫总是选择在家,整理家务,看看电影,或者是发呆。

公关团队总是感慨,黄旼炫是他们见过最让人放心的艺人。

邕圣祐有空的时候,总会去找黄旼炫聊聊天,或许是无聊,或许是不放心他一个人。

虽然大多数时间,也是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些无聊又吵吵嚷嚷的老电影。邕圣祐却能感到黄旼炫的开心,然后他也觉得很开心。

黄旼炫一直是个极为克制的人,邕圣祐却见过他为数不多失态的样子。

那是很普通的冬夜,天气很冷,却没有下雪。

那天电视放的是《初恋五十次》,而黄旼炫却有些魂不守舍。

他一直看着手机,手机却不曾响起。

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邕圣祐听到他小声说了一句什么,混在片尾中,但是他却听得分明。

他说,“你不记得了吗?”

邕圣祐什么都不知道,心脏却被紧紧攥住,或许他的机会来了。

 

04.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黄旼炫不由怀疑,丹尼尔上辈子是不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所以这辈子的情字都绕着他转。

在他就要放弃的时候,丹尼尔却打来了电话。

但是他却不知道,门推开,外面是冷到刻骨的黑夜。

“尼尔,过的好吗,你在哪里,你要什么时候才回家?”黄旼炫急切地有些不像他。

回答他的却是狂风。

“尼尔,你在哪里?” 

“旼炫哥,对不起。”丹尼尔的声音断断续续,却让黄旼炫白了一张脸。

那天,邕圣祐第一次见到醉到一塌糊涂的黄旼炫,他也终于听到了完整的故事。

不过是完美的校园爱情故事输给了冰冷的成人世界。

但是他还是记住了那个黄旼炫口中笑起来很可爱,像是小太阳一样的姜丹尼尔;记住他们曾经在情人节的大街上亲吻;记住他们曾经在很久以前一个寒冷的冬夜约定要永远在一起。

 

04. 后来我不敢太任性

 

    山顶的风像是一把把钢刀,刮着丹尼尔的脸,他看着远方,那点点灯火中,有一盏是他的旼炫吧。

    这是分开后他离他的旼炫最近的一次。

    当尹智圣拿着旼炫陪他去医院的照片找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爱情走到了分岔口。

    照片里他们两只手握的那样紧,旼炫因为担心他的手又生气他的不小心,假装生气眉眼却写满了担心的神情是那么清晰。

丹尼尔时常后悔,他那个时候不应该害怕旼炫的唠叨,也不应该急着安抚他的担心。他应该在黑夜的角落里亲吻他,而不是在阳光下。

人们常常最羡慕的是年轻,而丹尼尔最害怕的也是年轻。

他曾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亲吻旼炫,庆祝他们第三个情人节。那个时候黄旼炫裹得像个黑漆漆的怪人,生怕被人认出来,却也纵容他的小男朋友。

他也曾带着婚纱头巾和戒指去签售会,看着他的旼炫不好意思还是带上了头纱,他觉得,那是他们不为人知却又高调的甜蜜。

年少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唯恐有人不知道。明明知道应该小心翼翼地藏起来这段感情,却又想要高调地向全世界宣布。

我们之间是爱情,不会被任何事物打败。

当冰冷的现实给了他一耳光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举着的这把爱情的火焰灼伤了自己的爱人。而当他自以为是地放下爱情的时候,却在偌大的世界里迷了路。

“旼炫哥,对不起。”

黄旼炫,我爱你,我将永远爱你。


碎碎念:

#复习到打开吧,就很想欺负丹妮

#我真的好喜欢那个舞台妆效

#努力有下ing

#早晚会变成釜山人和柚子的混乱联盟【。】

#除了01,都是歌词,要一本正经的瞎搞

#02应该会修,毕竟彩排现场还是很奇怪_(:з)∠)_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