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丹黄】黑色带

#开局两张图,内容全靠编

#被演唱会刺激过度的产物

#普通人丹x舞蹈家黄

1st

姜丹尼尔又一次从诡异的梦境中醒来,梦里的雨淅淅沥沥,被云彩遮住的月亮,安静的乌鸦,撑着黑伞面无表情却密密麻麻的人群,裹在冰凉而湿漉漉的风里,拼命涌向他的眼底,而丹尼尔却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站在舞台上,连呼吸都夹杂着生涩。

有个人站在他背后。那个人的手握着他的手,那个人的脚抵着他的膝窝,那个人的鼻息喷在他的颈侧,他听到那个人轻笑,连愉悦的颤音都十分明显。

“小朋友,你在害怕什么。”

丹尼尔还没来得及否认,那个人带着他跳起了舞。

展臂,踢腿,旋转。

他跟随得匆忙而僵硬,身后的人却像在进行盛大的演出。他是满身丝线的木偶,而他是这浓郁夜色的拥有者,掌控着他的身体,侵占着他的感知。

“你是谁?”在不断地旋转中,丹尼尔终于抓住了机会。

气氛瞬间像大海完全打翻在他面前,沉默在将他淹没,丹尼尔挣扎着在越来越重的夜色中醒了过来。

电脑还在播放着圣祐推荐的传说中现代舞大师的视频,丹尼尔从沙发中坐了起来,气势汹汹地搓了把脸,似乎想把刚刚梦中的不适感狠狠甩掉。

“都是圣祐的错,我就不该答应陪他去看什么黄大师。”

 

2nd

演出当天倒是个好天气,月亮黄澄澄地嵌在天上,连周边的云都照得十分温柔。

圣祐一路上都十分激动,一副标准要去见偶像的迷弟脸。

“你有没有看我发给你的视频,他是不是超级棒。我跟你说,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票,这可是黄老师最后一次巡演了,还是首场,据说可是有大惊喜的。”

丹尼尔默默地跟随迷弟有些跳跃的步伐,觉得他眼里的爱心就要溢出来了。

“你可别不乐意,最好的位置,哥们儿这可是带你提高艺术欣赏水平。”圣祐对他的沉默有些忿忿,“黄老师可是我从学跳舞开始就超级崇拜的偶像,真的是‘此舞只应天上有’,尔等凡人要知道感激。”

丹尼尔笑笑,但愿那个人没有辜负这份夸奖,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3rd

丹尼尔忽然觉得圣祐说的没错,这个人确实很优秀,是一个出色的现代舞者。作为一个陪同人员,他似乎也触摸到了舞台上上演的情感。

那个人像是磁铁一样,牢牢地抓住了他。这像是一场战争,而他早已放弃了抵抗,任由那个人占领。

熟悉的掌控感,丹尼尔不由猜测,梦里那个人是他吧。

不过,首场还是有惊喜的,大惊喜。

当那个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衬衣从一片“安可”声中重新出现在舞台上,丹尼尔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终于在全场的惊叹声中,那个人扯下了蒙在眼上的黑丝带,轻轻吻了一下,扔向了他的信徒们。

最终,丹尼尔以胜利者的姿态将那跟黑色带放入胸口的口袋,笑得像获得了全世界,尽管手臂上还残留着争抢的痕迹。

 

4th

毫无意外,丹尼尔再次被梦境缠住,这次他却不愿意醒来。

梦里那个人也穿着白衬衫,依旧站在他背后,他像是藏在月亮里,丹尼尔克制不住地望向他。

那个人笑得很随意,“小朋友,我一节课很贵的,你昨天学会了吗?”

丹尼尔下意识地点头,却在意识到后迅速摇摇头。

那个人却拿出了丹尼尔熟悉的黑色带,系在了丹尼尔的眼前,丹尼尔在那个瞬间忽然低下了头,那个人靠的那样近,丹尼尔可以清晰地嗅到他身上树木和柑橘的味道。

“不要吗?” 他的声音像一个轻轻吻,落在了丹尼尔的耳边。

他沉默的点点头,却用余光瞥到了那个人的脚,他没有穿鞋,也没有穿袜子,白生生的脚踩在地上,荧荧的像是在发光。

丹尼尔知道自己应该移开目光,或者是闭上眼睛,但他似乎失去了对自我的控制权,只能跟随那个人的指令下意识地认同。

“那你在等什么,小朋友。”

他的话很轻,却像一道惊雷落在丹尼尔的耳边。

 

丹尼尔在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摸了摸缠在手腕的黑色带,又轻轻地吻了一下,眼底的火光像是荒原的狼。

“我一定会抓住你的,黄旼炫。”

#想开美年的车,后排等一辆豪车带我

#眼药水版会上线吗?

#不会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