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楼诚】台风与西瓜

·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 单纯纪念第一次放台风假

· ooc的锅我已经拿来煮面了

· 想吃西瓜

 

第一次收到全市放台风假的通知,明楼和明诚都还觉得有些新鲜。虽然年少的时候,他们也曾在许多地方生活了许多年,台风假,好像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但是平白多出来的假期总是好的。

但明诚却有些紧张,通知里说的那样严重,一向周全的他也在咨询了一些同事之后,在家里屯够三天的水与食物,还备下了一些不太容易坏的水果。而明楼依旧是往日的样子,窝在书房里,万事皆休,晚饭的时候还开了香槟,庆祝多出了假日。

阿诚不由得抱怨,大少爷的架子也是越来越足了。却又是自己一手养成了现在的样子。

 

无论哪里的夏天似乎都少不了西瓜,台北的西瓜很甜,跟南汇的很像。厨房总是住了个上海,阿诚在整理买来的速食品,明楼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阿诚碎碎念的抱怨。抱怨超市没有他上次发现好吃的泡面,抱怨台北怎么也找不到阿香买的那种饼干,抱怨明大少爷的少爷气质。

真好,看着这个弟弟终于被自己宠出的孩子气,明楼觉得真好。

 

阿诚刚来的明家的时候,小小的一只,像一只怯生生的团子,总是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你,却从不开口。大姐还要照顾皮猴一样的小明台,阿诚就划进了明楼的照顾范围。那时候,明楼还在上中学,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对桂姨说的话,也是真心怜惜阿诚,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人,于是明楼就辞了许多同学的邀约与社团活动,专心教导阿诚。所幸阿诚聪明懂事又努力,在学习方面也不需要明楼多费心,只要教过一遍,阿诚就能够记住,隔几天再考他,也能准确地答得出。对于只一点,明楼总是欣慰的,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弟弟,就是跟明台那只会赖皮的削皮后不一样。

总归是一个孩子养另一个孩子,疏忽的地方还是有的。等到明楼发现的时候,阿诚已经和明台去小学一个多月了。阿诚性子沉稳,上学回来也是先乖乖地回房写作业,从来不会和明台一样要多看一会儿电视,多玩一会儿游戏,需要大姐押着进房间才肯写作业。阿诚也从来不会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在这个家里,阿诚原来安静地跟在明楼的后面,后来上学了,阿诚就安静地当一个好学生。明镜忙碌,明楼年少,明台顽皮,阿诚那样安静又让人放心,明楼也是突然才发现,阿诚实在是太安静了。

事情的起因是明楼应几个好友的邀请要去爬佘山,明台知道以后,吵着要一起去,大姐只能又哄又吓地阻止他的念头。一番鸡飞狗跳中,明楼发现阿诚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期待,但在大姐说不许明台去之后,又默默地低下头,不曾开口说过什么。

吃好饭,明楼带着阿诚进书房,问他想不想一起去爬山,阿诚小声地说,明台不去,他也不去了,不然明台会不高兴的。明楼不由得揉揉眉心,不知是自己教的太好,还是教的不够好,阿诚的心里住了大姐,住了自己,住了明台,但就是没有阿诚自己。他抱过阿诚,把他放在自己腿上,教他君子立于世,不能一味地迁就别人,也要挂念自己,不要因为他人,而轻易舍弃自己的愿望。又劝他,说明台不能去是因为明台还小,大姐不放心,而阿诚是一个大孩子了,可以照顾好自己了,所以大哥十分想要跟小阿诚一起去爬山。

明楼哄了阿诚很久,阿诚才点头答应。从佘山回来,明楼又带阿诚在上海转了大半个下午,吃过晚饭才回到家。阿诚还有一些忐忑,却被明楼一把拉进书房里,洗漱好了,塞进了被子里。阿诚露出个小脑袋,说自己今天还没有写作业。明楼摸摸他的脑袋,说,放假嘛,就应该好好休息,明天大哥还带你出去玩。

从那以后,阿诚又跟在明楼的后面,跟着他到处去玩,一个暑假,晒黑了不少,人也开朗了起来。但明楼并没有再忽视这个弟弟,总是时刻关注着,带他去他想去的地方,给他买他喜欢的画具,和他一起去发现上海的美食。

所以在明台还在玩泥巴的年级,他就知道阿诚哥和自己不一样。阿诚哥的愿望大哥都会帮他实现,而自己要去找大姐撒娇,因为大哥总是凶凶的样子,所以大哥一定经常凶阿诚哥,大哥肯定是怕阿诚哥会跟大姐告状,才会事后给阿诚哥买那么多礼物。

 

因为怕台风天会断电,阿诚特意买了三个西瓜来解暑,聊胜于无。他在厨房做饭,就听见明楼在身后说,“阿诚啊,晚上切半个西瓜吃吧。”

阿诚手没有停,“我的大少爷,你也不怕闹肚子。”

明楼一副随它去的神情,“放假嘛,正好可以对比一下这里和南汇哪里的西瓜甜。”

 

最后他们还是切西瓜,反正放假嘛。

后半夜,明诚忽然惊醒,想起客厅还是没有收拾,还是乱七八糟的样子,想着就要起身去整理一下。

明楼却一把又把他按回了被子里,不甚清醒地说,“小祖宗,大半夜干嘛呢?”

“客厅还乱着呢,放着不好,我去理理。”

“放着吧,反正明天放假呢。”

后来明诚也不记得了,大抵是在明楼的怀里又睡了过去。至于客厅,管它呢,明天放假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