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在萌过的各路cp中左右横跳

【楼诚】白头偕老

·算是亲情向(?)

·一个给自己插刀片的小短文_(:з」∠)_

·第一次写同人,ooc的锅已背好

1.0【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97年台湾的夏天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天气依旧像是熟透的番茄,窗外的知了叫起来也还是很像乡下老宅的夜晚,而明楼却慢慢变成了上海人口中的“老克勒”。明楼设想过无数自己的晚年,安然的,美满的,或是不曾经历的。没有一种像他正在经历的这样,没有大姐的皮鞭,没有明台的烂摊子,也没有阿诚,只有一座四方的房子,一个人,很多书,一箱黄鱼,和一个一直沉寂的电台。

 

明楼还记得收到调令的那天,他好像听见了心底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但是还来不及捡,来不及重新拼凑,就撞见了阿诚红透了的眼眶。他那个勇敢的、坚强的、优秀的无产主义战士的弟弟,脸上还挂着愿为祖国献出自己的一切的坚定,眼镜里却全是水汽。

“从此以后,我们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大姐是,明台是,你是,我也是。”明楼还能回想起当时阿诚颤抖的嘴角和强装镇定的语气。他也明白阿诚没有开口的话,可是军人不能违背上级的命令,爱国者也不会拒绝祖国的需求。

“不管在哪里,不管遭受了什么,是不是独身一人,我们始终都是一家人,是明家的花,明家的树,明家的血,明家的骨。”

阿诚背过身去,低低地说,“大哥,我去收拾行李。”

他们都不曾想过,早年担心明台孤身一人的时候,自己的命运也会写上这样的一笔。

 

明楼初到台湾整理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小箱子的黄鱼,不由失笑,怎么好好的弟弟,挺拔的像一个青松一样的弟弟,变成了一只小貔貅。但是却从来没有动过要用这笔黄鱼的念头,只是闲暇的时候翻出了摆弄,不断地猜测,这些黄鱼都是阿诚从哪里赚来的。

“这些应该是从梁仲春那里捞来的,这些好像是明堂大哥离沪前送来的,这八成是用明家的企业换来的,……”

明楼想了无数的故事,有笑意,有沉默,有幸灾乐祸,有惊心动魄,但却没有人告诉他真正的答案。

 

身为明家的长子,一个永远能给弟弟们做榜样的大哥,明楼永远活得像一座风雨不透的高墙,在巴黎,在上海,在台北。来到台北没有多久,明楼便找机会换回了老本行,听姐姐的话,乖乖地做起了教授。一身笔挺的西装,不变的金丝眼镜,一丝不苟的头发,精致的手表,活脱脱一个完美的绅士。虽然比想象中迟了很久,所幸战争还是结束了,他终于还是活成了姐姐希望的样子,除了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明教授的学生都知道,明教授有三大爱好,喜欢看升旗仪式,喜欢每天查询黄金的价格,喜欢收集一些古旧的机械零件。这些都是明教授可爱的助教女士透露的,代代的学生们都找不出这三者对明教授的吸引力,却又跃跃欲试,最后变成了台大金融系的不解之谜。

明教授精明了一辈子,连在阿诚眼里他都是无所不能的大哥,又怎么可能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傻气的样子。明教授喜欢收集机械零件是假装自己在摆弄那个可能沉寂一辈子的电台;明教授喜欢查询黄金的价格是准备在下次见到阿诚的时候好好笑一笑他给自己攒下的身家;明教授喜欢看升旗仪式是因为在心里自己是护着国旗的战士,光荣地在广场上踢着正步。

明楼总是说,自己和阿诚之间没有秘密,因为他们都可以从对方的眼神中猜出对方的心思。现在明楼终于有了自己的傻秘密,却没有人来猜,没有人给他一个肩膀,一个“我全都猜到了”的笑。

 

97年的夏天,明楼是开心的,也有点难过,但还是开心多一些。他开了香槟,敬北方,或许很快了,他也能回家了。到时候,他要给阿诚一个拥抱,像他刚从莫斯科回来拥抱自己时一样。

 

 

2.0【我的番茄是干净的】

97年上海的夏天很不一样,是那种令人高兴的不一样。明诚也很高兴,虽然坚强如明诚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但是这年夏天他特别得高兴,或许不久之后,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明先生,妈妈做了些饼干,让我拿给您,谢谢您昨天的番茄,番茄很好吃。”住在隔壁的小姑娘端着一盘小饼干,敲开了明诚的门。

明诚摸摸小姑娘的头发,“你喜欢就好,谢谢你的饼干。”然后看着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缩进了对面的门。

明诚很喜欢住在对面的小姑娘,善良又可爱,活泼又大方,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一点害羞。他常常想,如果明家当初有个小姑娘,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小姑娘,大姐会教她正直与大方,大哥会教她知识与谦逊,明台会教她活泼与善良。而他会的都太辛苦,想了好久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教给小姑娘的,他只想宠着小姑娘,把天上的星星都捧到她的面前。

明诚泡了红茶,饼干尝起来不错,不太甜,适合大哥,大姐一定会认同,然后明诚不由默默地笑起来。他又想到了对面的小姑娘,或许他可以教小姑娘种番茄。

 

明楼嗜吃番茄,明台也喜欢,所以原来明家总是要买许多番茄,尤其是在夏天。洗净切好的番茄,细细的撒上一层白糖,等糖化在里面,番茄吃起来甜甜的又清爽,到了夏天,明台就能一个人吃一盘。明堂哥还曾笑话一大一小的爱好一点都不贵气,大姐就护着弟弟们,说是我们这是返璞归真。明台还抱着盘子喊着,糖拌番茄才是正义的,其他吃法都是歪门邪道。

明诚也喜欢番茄,但不像明楼和明台一样,他更喜欢种番茄。他喜欢明镜,喜欢明楼,喜欢明台,喜欢照顾好家里的每一个人。后来,每年夏天,明台总是在盼望他阿诚哥种的番茄,因为比外面的都甜,晚上吃完以后总会做一个美美的梦。

所以在最困难的十年里,他总是担心大的那个吃不好,挂念小的那个做不了美梦。他有无数的话想要对他的大哥讲,讲乡下的星星很亮,讲对面住知识分子藏了本大哥找了很久的孤本,讲想象中小弟的生活,讲大姐应该是开心的,大家终于过上了没有战乱的生活。但是明诚不能对着别的人讲,只能对着自己种的番茄念叨自己的心事。

满是心事的番茄很沉重,明诚舍不得送给别人吃,就偷偷地全留给自己吃。今天给大哥讲了借助的老王头的故事,所以替大哥吃一个番茄;昨天给大姐讲了现在的生活,应该替大姐吃一个番茄;明天给明台讲讲他走之后的故事,再替明台吃一个番茄。所以明诚吃了很多的番茄,他常常感觉自己好像吃掉了自己这辈子所有的番茄。

 

当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寒冬,明诚又一次回到了上海,在一个学校里当起了老师,变成了别人口中的“明先生”。没有哪个爱国者会遗弃自己沧桑又稚嫩的祖国,就算她曾经用一双冰冷的手攥得自己生疼。更何况,他是明诚,不惧怕死也不惧怕生的明诚。

他也曾经又惧怕的东西,那年巴黎的冬天,他害怕同志的鲜血,害怕大哥的审视,害怕大姐的关怀,害怕自己手里的枪。

“你就不曾想想大姐,想想我。你想报国我不拦着你,但是做一个学者不好吗?等到我们胜利了……”大哥冒着风雪来质问他。

“大哥,你说了我们。”明诚反而冷静了下来,“我甘愿做一杆枪。”

他年少时就在大哥的书案上看了那么多,又在大哥书房隐蔽的角落里翻出了许多,他闻得出大哥身上的硝烟味,他是大哥手把手带大的,是明家的孩子,报国写在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后来,明诚就变成了刀枪不入的明先生,又变成了平和可亲的明先生。他又种了许多的番茄,只是自己吃的少,大多都分给了邻居们。摆脱了战争与苦难,明先生又长出了调皮的性子,翻着花样给番茄起名字,这个叫“年轻貌美”是留给大姐的,“皮带”是送给明台的,“毛毛领”让明台带回家,剩下的都是“大哥喝茶不要吃番茄”、“大哥胖了不能吃番茄”、“担心大哥的牙还是别吃番茄”。最后明先生仔细考虑之后,还是留给大哥一个叫“小黄鱼”的黄色的小番茄,美其名曰让大哥鉴赏一下新品种的番茄味道怎么样。

 

97年的夏天,明诚很高兴,却又有些担忧,多年的经历让他谨慎与悲观。最后他还是又种了两株番茄,一株叫“阿诚我回来了”,另一株叫“大哥欢迎回家”。

 

 

3.0【我们会白头偕老,只是天各一方】

     “你还好,有我陪着。”


-fin-

=============================================

灵感来自POI里宅总的那句话,就是3.0【】里面那句

还有就是台湾热死人的天气

楼总的爱好有一个来自我忽然的中二

#番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蔬果#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