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

【叶王】二十六夜(一)

#短小预警

#设定混乱预警


01.Afraid

    “王不留行,组织会重新安排人联系你,希望你能理解。”

     “我能理解。”王杰希还在和叶修的衣领较劲。

    为了最后的胜利,一切都可以牺牲,一切牺牲都可以理解。

    可此去……

    叶修叹了一口气,伸手捂住了王杰希的眼睛。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不要害怕。”*

    我不害怕静默,不害怕孤独,甚至不害怕死亡。

    但是我害怕你忘记我,也害怕你记得我。


02.Backhug

    王杰希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叶修还趴在电脑前看报告。

    他默默地走到叶修的背后,沉默地抱住他。

    “小王医生,手术结束了?这么快?”叶修没回头,却伸手摸了摸窝在肩上的脑袋。

    “还没开始。”

    “那你干嘛呢,还不快去准备。”

    王杰希在叶修的肩上蹭了蹭,鼻腔里似乎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不好闻,却很安心。

    “充电。”说着他拍拍叶修的肩,准备离开。

    “小王医生,”叶修终于把注意力从报告中拔出来,“手术顺利啊。”

    小王医生今天也笑得很甜,叶修嘚瑟地想。


03.Cappuccino

    “你昨天又熬夜了?”王杰希戳了戳自己困唧唧的同桌。

    “也没多晚,就想把昨天老韩布置的题弄完。”叶修打了个哈欠,“我怀疑他就是故意搞我,谁高中生做这么难的题。”

    “我怀疑他要培养你参加奥数。”王杰希偷咪咪地说着自己的想法,顺便递给他一杯Cappuccino。

    叶修狠狠地喝了一口咖啡,“不去不去,去了迟早被老韩搞崩溃。”

    然后他深情地阐述了物理才是最有趣的科目,是他的今生至爱。

    “咖啡还我。”王杰希板起一张小脸,“化学才是。”

-------

*出自Lantheo的《当以歌》,原句是“我不是第一个,不是最后一个,我没有要畏惧的东西。”

---tbc---

#cappuccino的密语是暗恋呀(但是为什么咖啡也有这种东西_(:3J∠)_)

#明天去杭州出差,虽然可能各种下雨,但还是很高兴。

#想学那种一句话又能搞笑又能表白的超能力_(:3J∠)_


【叶王】第一万次我爱你(下篇)

#HP AU

#格来芬多修x斯莱特林杰希

#如何写短小且有趣的段子,在线等,急

06.活点地图

每个格来芬多的捣蛋鬼都要有一份活点地图,半夜出游,密道探索,居家出行之必备。

然而叶修的活点地图却有另外的作用,这关乎到叶修的终身幸福。

所以王杰希在图书馆恰巧碰到了来借书的叶修,王杰希回公共休息室恰巧碰到了叶修去自家院长那里关禁闭,王杰希去黑湖散步恰巧遇到了声称要挑战湖底人鱼的叶修,就连王杰希难得去塔楼看星星都恰巧遇见正在寻找有求必应屋的叶修。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王杰希质疑过,却没有什么拯救。

直到被叶修拐上贼船,才发现这个人有作(魔法墙)弊(魔法墙)器。

“来,见见我们的红娘。”叶修一脸嘚瑟向王杰希展示自己的活点地图。

呸,流氓

07.阿尼马格斯

肖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家级长可以带两只宠物来学校。

虽然这违反了学校规定,很是想要把家里的哈士奇带来的肖云还是准备勇敢地询问一下级长大人。

“级长啊,你家小萨摩耶好可爱呀。”肖云觉得自己开了个好头,“哎,这个带两只宠物要在哪里交报告啊?我也想把我家二哈带过来。”

肖云发现,自家级长的表情极其怪异,那只略大一些的眼睛,变得更大了起来,高英杰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杰希沉默地抱起了桌上的北极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来吧,汪汪。”王杰希关上了寝室的门,“给爸爸表演个大变活人。”

叶修就从刚刚北极狐在的地方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比平时更加嘲讽,“我无偿捐赠一些明智药剂给刚才的那位学弟。”

王杰希捏捏他的耳朵,怎么这么可爱。

至于王杰希的阿尼马格斯?斯莱特林人,天生变形课苦手。

阿尼马格斯?不存在的。

08.飞来咒

身为格来芬多的优秀毕业生,叶修始终保持着丢三落四的坏习惯,除了烟、火机和飞天扫把,剩下的统统随意堆在屋子里。

王杰希至今都不能理解,为什么筷子会在坩埚里,为什么复活节彩蛋会在去年的圣诞袜里,为什么围巾会在一堆预言家日报当中。

所以在叶修打同居报告的时候,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我还对生活质量有追求,”王杰希很冷静,“我不想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限的因为生活习惯的争吵之中。”

严肃而正式,还经过了深思熟虑。叶修觉得十分有道理。

但是这不代表,王杰希不会帮助叶修整理房间。

身为一位出色的恋人,王杰希常常在休息的时候,来到叶修的“危险”居所里,帮他整理东西。而大多数时候,他的冠军男友正在床上享受难得的假日。

“王杰希飞来。”叶修一把搂住毫无防备的恋人,“大早上搬家呢,睡觉睡觉。”

睡意似乎会传染,王杰希又往那个施了清凉咒的怀里蹭了蹭。

只有窗外的蝉,叫得像夏天。

09.赤胆忠心咒

荣耀第九赛季,嘉世风雨飘摇。

叶修中途宣布离开了效力九年的球队,并承包了大部分的骂名。

然而嘉世并没有迎来转机,从超级联赛降至甲级联赛,最后被一只新兴球队彻底拉下马。

这支球队叫兴欣,叶修是球队的追球手兼队长。

在赛后采访中,叶修表示,自己不会后悔,唯一的目标就是胜利,并放出豪言,要带领球队捧起荣耀第十赛季超级联赛的冠军奖杯。

一时之间,群情激奋,anti无数。

叶秋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来到了王杰希的办公室,表情严肃。

“你愿意永远做叶修的球迷吗?”

“那当然。”

“你愿意在叶修被质疑、被批评、被诋毁的时候挺身而出,捍卫他、保护他吗?”

“我一直都会。”

“你愿意守护叶修,护他赤诚如今吗?”

“我求之不得。”

三道火舌从魔杖涌出,紧紧地扣住了叶秋和王杰希握住的手。

“我那笨蛋哥哥倒是眼光不错,运气也不错。”说着,叶秋又走进了风雨里。

这段故事叶修并不知道,但他永远幸福。

10.金色飞贼

叶修一直觉得,王杰希的眼睛有魔力,他不由怀疑,王杰希是不是偷偷藏了一只金色飞贼在他的眼睛里,不然为什么他总是在追寻那双眼睛。

所以叶修觉得,他和联盟里其他找球手不一样。

他在追逐金色飞贼,他也在追逐胜利。

但又不仅仅那样,因为他还在追逐他的恋人。

那是男人的浪漫,但是叶修从来不说。

第十赛季的庆功宴,叶修完美脱身,滴酒未沾。前来挡酒的王杰希却被灌个烂醉。

在回家的路上,王杰希指着并不圆的月亮,笑得很好看。

“我对金色飞贼发誓,我全部的爱与灵魂,都属于叶修。”喝醉的王杰希异常的话多,“就许你耍浪漫,还藏,一点都不大方。”说着还小下巴一抬,“我就很大方。”

叶修架着他的王杰希往家走,“对对对,我们大眼儿最大方了。向你学习,向你学习。”

“我叶修也对金色飞贼发誓,我全部的爱与灵魂,都属于王杰希。”

那天晚上月亮很大,是难得的金黄色,就像金色飞贼一样,照得他们回家的路,亮堂堂的。

 

-fin-

理论上没有后续了

敏感词改的很痛苦了_(:3J∠)_

今天发生了一件特别悲伤的事,让我很想用一下“王杰希飞来”_(:3J∠)_

不,是我每天都在等通知书_(:3J∠)_

 

【叶王】第一万次我爱你

#纪念我HP20周年

#格来芬多修x斯莱特林杰希

#想写有趣的段子失败_(:3J∠)_

#逻辑是没有的,时间是混乱的

01.迷情剂

“王杰希。”魔药教授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爱徒,并愉悦地准备为斯莱特林加分。

王杰希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望着教授桌子上的那锅魔药。

珍珠母的光泽,螺旋上升的蒸汽,很完美。

  “这是一副迷情剂,毫无疑问,这是一副及其成功的迷情剂,每个人嗅到的气味与个人喜好相关。”王杰希又皱了皱眉头,飞快地补充,“我从中闻到了烟草的味道和下雨天的味道。”

教室的后排传来一声轻笑,王杰希飞快地瞪了那个角落一眼,严肃地说到,“但迷情剂只能带来痴迷,并不能制造爱情。”

“很完整,斯莱特林加20分。”教授一脸欣赏地看着王杰希,然后冷淡地看着刚刚那个角落,“叶修扰乱课堂秩序,格来芬多扣10分。”

叶修习惯地撇撇嘴,并感觉教室里那股仙女棒燃烧地气味更加明显了。

啧,想抽烟。

02.猫头鹰

肖云发现,自家级长最近疯狂收到同一只猫头鹰寄来的信件,这很反常,他深深地觉得,级长可能是有女朋友了,还是个特别黏人的姑娘。

虽然八卦很不斯莱特林,肖云还是暗搓搓地询问了高英杰,但是高英杰是一个很会保守秘密的人。

晚餐的时候,肖云还是发现了猫头鹰的主人,但他不能接受。

因为那是叶修,来自格来芬多的叶修,他们斯莱特林魁地奇队最大的敌人。

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级长读完了信,脸颊有些泛红,还瞪了叶修一眼。

一定是叶修试图约级长决斗,还写战书来挑衅级长,级长气得脸都红了。

“我一定要帮级长报仇!”肖云在心里暗暗起誓,并再次暗搓搓地鼓动高英杰。

高英杰收起了自己的信,“级长说,今晚有魔药特训。”

啊,愚蠢的年轻人,那是情人的蜜语,那是爱情的涌动。

03.黄油啤酒

王杰希发誓,他以后再也不要跟叶修出来喝酒了。

跟他喝酒,还不如去听曼德拉草唱歌。

叶修这家伙,居然一杯黄油啤酒就扑街,醉了还要硬拉着他去塔楼看星星,不去还要摸头,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看个巴啦啦,举个巴啦啦。

亲还是可以亲一下的。

啧,真软。

04.三强争霸赛

本次三强争霸赛的勇士是叶修。

对此全体斯莱特林表示不服,明明应该是我们伟大的级长王杰希。

所以爆发了几次红绿大战。

王杰希表示很头疼,小朋友们总是沉迷搞事,就不能安静地沉迷魔药制作吗。

叶修也很头疼,因为他的王杰希沉迷为他制作各样的药剂,已经好几天没有理他了。想带头搞事。

后来,双方学院达成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一切只是因为精彩的第二回合。来自格来芬多的勇士叶修,以最快的速度解救出了他的宝藏,全体斯莱特林满校园寻找的级长王杰希。

这还怎么打,我们级长(队长)不要面子吗?

05.厄里斯魔镜

一直在霍格沃兹招猫逗狗,声称自己在探索奥秘的叶修在四楼楼廊尽头的空教室里发现了一面镜子。

镜子前面只有他一个人,镜子里却有两个人,他和王杰希。

“大眼儿,你不是要为了魔药事业而奋斗,放弃我伟大的探索计划了吗?”他尝试与镜子里的王杰希打个招呼。

王杰希并没有说话,却笑得很温柔。

叶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于是他拉着王杰希一起来到镜子面前,镜子里却变成了三个人。

“哎,大眼儿你看,这个小孩跟你一样,也是大小眼。”叶修果断开始调戏未来的魔药大师。

王杰希一脸无语,并用左手捂住了眼睛,头疼。

然后他感觉手背上被烙下一个吻,“鼻子像我,也很好看。”

啧,自恋。

===TCB===

应该还有一半吧(?)

明明我今天下午的脑洞还不是这个_(:3J∠)_

啊,lof的编辑模式好难用_(:3J∠)_


【叶王】一加一

#小学生文笔预警

#ooc前排预警

#名字里有个秘密,欢迎来猜呀~

01

王杰希有个宇宙超级无敌大秘密,这个秘密藏得比他的眼睛为什么有一只特别大还要深,那就是荣耀论坛灌水区第一高楼的楼主就是他。

其实说出来也无伤大雅,毕竟谁都有年少无知的时候,只是贴子的名字有些过于羞耻,而他是个有下限的人。

那篇贴子的名字是【如何得到眼中只有胜利的人的关注,而不只是注意】,真的羞耻。

后来王杰希知道了,抢走那个人的胜利,一次不行,那就两次。

然后他做到了。

02

叶修记得还是新人时期的王杰希,一个很有趣的人。

打法吊诡,年轻却沉稳,一个没有撞到新人墙的选手。

真正让叶修觉得有趣的,是王杰希的眼睛。

每个人见到王杰希的第一面,都会被他的眼睛抓住,因为形状。而叶修会被他抓住,是因为反差的灵魂。

比赛的时候很专注,眼底像是有幽暗的火焰。赢的时候眼睛会亮闪闪的,像是有星星射线。

每当这时,叶修总是要摸出一支烟,努力做个正直的前辈。

啧,真想看看他哭唧唧的样子。

03

转型很痛苦。

当王杰希决定率领微草夺取总冠军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种痛苦将会一直缠绕着他,直到他夺冠,直到他退役,直到他老去。

王杰希自认是个心狠的人,他可以亲手封印魔术师,他也可以不动声色地输给英杰,他毫不介意微草走过的每一条路都痛苦与牺牲,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微草。

后来他发现,叶修心更狠。

叶修可以为了胜利,比赛打得不好看,这个他也可以;叶修可以为了队伍和谐,弱化自己的存在,甚至离开,这他从来没想过;叶修可以为了胜利亲手把嘉世拉下深渊,这他想都不敢想。

他成功地引起了那个人的关注,甚至是重视,但是是身为一个敌人,一个对手。那个人的眼里似乎只有胜利,只有荣耀。

“这真让人绝望。”王杰希沉默地想。

但他从来不会放弃。

04

叶修真正重视王杰希是在他转型之后,他固然欣赏这个犀利的新秀,但远远不到重视的地步。直到他看到王杰希封印了魔术师,直到他看到王杰希成长为微草可靠的队长,直到他看到王杰希成为了一个他敬佩的人。

荣耀永远都是这么有趣而可怕,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小朋友,永远有那么鲜活而可爱的灵魂。

叶修在离开嘉世的时候,莫名地想起了王杰希,当他亲手把嘉世阻击在挑战赛的时候,又想起了王杰希。人很奇怪,当你在做某些割舍的时候,总希望有个美好的例子,总希望结果可以想那个人一样美好。

所以当叶修很累,好像背不动兴欣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眼睛很好看的人,那个特别勇敢的人。

叶修常常想起的,是王杰希第一次抽烟的场景。那只烟是他递的,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接住,装作一个经年的老烟枪,样子特别可爱。叶修当面笑过,回想起来,也往往都是带笑的。

“累吗?”叶修问。

“累,但是值得。”王杰希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光。

值得就好,值得就好。

05

关于在一起,他俩似乎没有什么定论。

或许是那次叶修叫了声“大眼儿”而王杰希没有反驳,或许是那次王杰希叫叶修去吃饭而他跟着去了,或许是叶修递的那根烟王杰希接住了。

没人知道,也没人计较。

王杰希只是知道,他喜欢呆在叶修身边,也喜欢看到他,更喜欢跟他一起打荣耀,不管他是在对面,还是在同一队。在对面,叶修可以清楚地戳中微草的痛处,他高兴微草可以更加强大;在身边,魔术师得以解封,他高兴自己可以打得自由而奔放。

而叶修又有一点不一样,他连想到王杰希都很高兴,因为王杰希让他鉴定而平实,像是一堵墙,可以护他出风雨,可以助他上凌霄。

很后来的时候,当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职业比赛时,叶修还是知道了王杰希最大的秘密。

因为王杰希是个坦荡的人,尤其是在叶修面前,这种坦荡让他心安,也让他着迷。

叶修看着论坛里的贴子,他应该笑的,顺便逗弄一下身边的小朋友,但他没有,王杰希却转身离开了书房,留叶修一个人慢慢爬着这栋荣耀论坛第一高楼。

所谓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叶修就一个人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笑了一下。

又笑了一下。

 

 

===================在讲两句=====================

1.其实想过叶修会回那个贴子一句“那就变成胜利的全部意义”,但是觉得太矫情了,默默叉掉。

2.谨以此文献给 @暗河流 ,愿一切顺顺利利,有个特别美好的结果。另外拉我下坑,要对我负责呀,比哈特~

 


#看到这张图就想搞事情

#送给我的圈 @伊梓琨 ,一个糖碎碎

#脑洞等我慢慢挖掘

#rps都是ooc

#装作自己是张德坤,来写一首小情诗

#图来自水印,秋水多

#并不好意思圈【捂脸】

#感觉lof的编辑有毒,试试这次图片能不能成功

#不知道为什么,预警这么长_(:з」∠)_

============================

我半夜来敲你的窗

蚊子太多    空调不凉

星星太少   噩梦太吵

你不要揉眼睛

也不要看着我

是爱情

爱情支配着我来找你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人

可爱成你这个样子

==========================================

#今天强装自己是ker了吗

#强了

#许愿圈考试顺利

#许愿自己有个开心的24岁

【楼诚】台风与西瓜

·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 单纯纪念第一次放台风假

· ooc的锅我已经拿来煮面了

· 想吃西瓜

 

第一次收到全市放台风假的通知,明楼和明诚都还觉得有些新鲜。虽然年少的时候,他们也曾在许多地方生活了许多年,台风假,好像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但是平白多出来的假期总是好的。

但明诚却有些紧张,通知里说的那样严重,一向周全的他也在咨询了一些同事之后,在家里屯够三天的水与食物,还备下了一些不太容易坏的水果。而明楼依旧是往日的样子,窝在书房里,万事皆休,晚饭的时候还开了香槟,庆祝多出了假日。

阿诚不由得抱怨,大少爷的架子也是越来越足了。却又是自己一手养成了现在的样子。

 

无论哪里的夏天似乎都少不了西瓜,台北的西瓜很甜,跟南汇的很像。厨房总是住了个上海,阿诚在整理买来的速食品,明楼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阿诚碎碎念的抱怨。抱怨超市没有他上次发现好吃的泡面,抱怨台北怎么也找不到阿香买的那种饼干,抱怨明大少爷的少爷气质。

真好,看着这个弟弟终于被自己宠出的孩子气,明楼觉得真好。

 

阿诚刚来的明家的时候,小小的一只,像一只怯生生的团子,总是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你,却从不开口。大姐还要照顾皮猴一样的小明台,阿诚就划进了明楼的照顾范围。那时候,明楼还在上中学,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对桂姨说的话,也是真心怜惜阿诚,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人,于是明楼就辞了许多同学的邀约与社团活动,专心教导阿诚。所幸阿诚聪明懂事又努力,在学习方面也不需要明楼多费心,只要教过一遍,阿诚就能够记住,隔几天再考他,也能准确地答得出。对于只一点,明楼总是欣慰的,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弟弟,就是跟明台那只会赖皮的削皮后不一样。

总归是一个孩子养另一个孩子,疏忽的地方还是有的。等到明楼发现的时候,阿诚已经和明台去小学一个多月了。阿诚性子沉稳,上学回来也是先乖乖地回房写作业,从来不会和明台一样要多看一会儿电视,多玩一会儿游戏,需要大姐押着进房间才肯写作业。阿诚也从来不会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在这个家里,阿诚原来安静地跟在明楼的后面,后来上学了,阿诚就安静地当一个好学生。明镜忙碌,明楼年少,明台顽皮,阿诚那样安静又让人放心,明楼也是突然才发现,阿诚实在是太安静了。

事情的起因是明楼应几个好友的邀请要去爬佘山,明台知道以后,吵着要一起去,大姐只能又哄又吓地阻止他的念头。一番鸡飞狗跳中,明楼发现阿诚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期待,但在大姐说不许明台去之后,又默默地低下头,不曾开口说过什么。

吃好饭,明楼带着阿诚进书房,问他想不想一起去爬山,阿诚小声地说,明台不去,他也不去了,不然明台会不高兴的。明楼不由得揉揉眉心,不知是自己教的太好,还是教的不够好,阿诚的心里住了大姐,住了自己,住了明台,但就是没有阿诚自己。他抱过阿诚,把他放在自己腿上,教他君子立于世,不能一味地迁就别人,也要挂念自己,不要因为他人,而轻易舍弃自己的愿望。又劝他,说明台不能去是因为明台还小,大姐不放心,而阿诚是一个大孩子了,可以照顾好自己了,所以大哥十分想要跟小阿诚一起去爬山。

明楼哄了阿诚很久,阿诚才点头答应。从佘山回来,明楼又带阿诚在上海转了大半个下午,吃过晚饭才回到家。阿诚还有一些忐忑,却被明楼一把拉进书房里,洗漱好了,塞进了被子里。阿诚露出个小脑袋,说自己今天还没有写作业。明楼摸摸他的脑袋,说,放假嘛,就应该好好休息,明天大哥还带你出去玩。

从那以后,阿诚又跟在明楼的后面,跟着他到处去玩,一个暑假,晒黑了不少,人也开朗了起来。但明楼并没有再忽视这个弟弟,总是时刻关注着,带他去他想去的地方,给他买他喜欢的画具,和他一起去发现上海的美食。

所以在明台还在玩泥巴的年级,他就知道阿诚哥和自己不一样。阿诚哥的愿望大哥都会帮他实现,而自己要去找大姐撒娇,因为大哥总是凶凶的样子,所以大哥一定经常凶阿诚哥,大哥肯定是怕阿诚哥会跟大姐告状,才会事后给阿诚哥买那么多礼物。

 

因为怕台风天会断电,阿诚特意买了三个西瓜来解暑,聊胜于无。他在厨房做饭,就听见明楼在身后说,“阿诚啊,晚上切半个西瓜吃吧。”

阿诚手没有停,“我的大少爷,你也不怕闹肚子。”

明楼一副随它去的神情,“放假嘛,正好可以对比一下这里和南汇哪里的西瓜甜。”

 

最后他们还是切西瓜,反正放假嘛。

后半夜,明诚忽然惊醒,想起客厅还是没有收拾,还是乱七八糟的样子,想着就要起身去整理一下。

明楼却一把又把他按回了被子里,不甚清醒地说,“小祖宗,大半夜干嘛呢?”

“客厅还乱着呢,放着不好,我去理理。”

“放着吧,反正明天放假呢。”

后来明诚也不记得了,大抵是在明楼的怀里又睡了过去。至于客厅,管它呢,明天放假呢。


【楼诚】白头偕老

·算是亲情向(?)

·一个给自己插刀片的小短文_(:з」∠)_

·第一次写同人,ooc的锅已背好

1.0【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97年台湾的夏天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天气依旧像是熟透的番茄,窗外的知了叫起来也还是很像乡下老宅的夜晚,而明楼却慢慢变成了上海人口中的“老克勒”。明楼设想过无数自己的晚年,安然的,美满的,或是不曾经历的。没有一种像他正在经历的这样,没有大姐的皮鞭,没有明台的烂摊子,也没有阿诚,只有一座四方的房子,一个人,很多书,一箱黄鱼,和一个一直沉寂的电台。

 

明楼还记得收到调令的那天,他好像听见了心底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但是还来不及捡,来不及重新拼凑,就撞见了阿诚红透了的眼眶。他那个勇敢的、坚强的、优秀的无产主义战士的弟弟,脸上还挂着愿为祖国献出自己的一切的坚定,眼镜里却全是水汽。

“从此以后,我们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大姐是,明台是,你是,我也是。”明楼还能回想起当时阿诚颤抖的嘴角和强装镇定的语气。他也明白阿诚没有开口的话,可是军人不能违背上级的命令,爱国者也不会拒绝祖国的需求。

“不管在哪里,不管遭受了什么,是不是独身一人,我们始终都是一家人,是明家的花,明家的树,明家的血,明家的骨。”

阿诚背过身去,低低地说,“大哥,我去收拾行李。”

他们都不曾想过,早年担心明台孤身一人的时候,自己的命运也会写上这样的一笔。

 

明楼初到台湾整理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小箱子的黄鱼,不由失笑,怎么好好的弟弟,挺拔的像一个青松一样的弟弟,变成了一只小貔貅。但是却从来没有动过要用这笔黄鱼的念头,只是闲暇的时候翻出了摆弄,不断地猜测,这些黄鱼都是阿诚从哪里赚来的。

“这些应该是从梁仲春那里捞来的,这些好像是明堂大哥离沪前送来的,这八成是用明家的企业换来的,……”

明楼想了无数的故事,有笑意,有沉默,有幸灾乐祸,有惊心动魄,但却没有人告诉他真正的答案。

 

身为明家的长子,一个永远能给弟弟们做榜样的大哥,明楼永远活得像一座风雨不透的高墙,在巴黎,在上海,在台北。来到台北没有多久,明楼便找机会换回了老本行,听姐姐的话,乖乖地做起了教授。一身笔挺的西装,不变的金丝眼镜,一丝不苟的头发,精致的手表,活脱脱一个完美的绅士。虽然比想象中迟了很久,所幸战争还是结束了,他终于还是活成了姐姐希望的样子,除了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明教授的学生都知道,明教授有三大爱好,喜欢看升旗仪式,喜欢每天查询黄金的价格,喜欢收集一些古旧的机械零件。这些都是明教授可爱的助教女士透露的,代代的学生们都找不出这三者对明教授的吸引力,却又跃跃欲试,最后变成了台大金融系的不解之谜。

明教授精明了一辈子,连在阿诚眼里他都是无所不能的大哥,又怎么可能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傻气的样子。明教授喜欢收集机械零件是假装自己在摆弄那个可能沉寂一辈子的电台;明教授喜欢查询黄金的价格是准备在下次见到阿诚的时候好好笑一笑他给自己攒下的身家;明教授喜欢看升旗仪式是因为在心里自己是护着国旗的战士,光荣地在广场上踢着正步。

明楼总是说,自己和阿诚之间没有秘密,因为他们都可以从对方的眼神中猜出对方的心思。现在明楼终于有了自己的傻秘密,却没有人来猜,没有人给他一个肩膀,一个“我全都猜到了”的笑。

 

97年的夏天,明楼是开心的,也有点难过,但还是开心多一些。他开了香槟,敬北方,或许很快了,他也能回家了。到时候,他要给阿诚一个拥抱,像他刚从莫斯科回来拥抱自己时一样。

 

 

2.0【我的番茄是干净的】

97年上海的夏天很不一样,是那种令人高兴的不一样。明诚也很高兴,虽然坚强如明诚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但是这年夏天他特别得高兴,或许不久之后,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明先生,妈妈做了些饼干,让我拿给您,谢谢您昨天的番茄,番茄很好吃。”住在隔壁的小姑娘端着一盘小饼干,敲开了明诚的门。

明诚摸摸小姑娘的头发,“你喜欢就好,谢谢你的饼干。”然后看着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缩进了对面的门。

明诚很喜欢住在对面的小姑娘,善良又可爱,活泼又大方,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一点害羞。他常常想,如果明家当初有个小姑娘,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小姑娘,大姐会教她正直与大方,大哥会教她知识与谦逊,明台会教她活泼与善良。而他会的都太辛苦,想了好久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教给小姑娘的,他只想宠着小姑娘,把天上的星星都捧到她的面前。

明诚泡了红茶,饼干尝起来不错,不太甜,适合大哥,大姐一定会认同,然后明诚不由默默地笑起来。他又想到了对面的小姑娘,或许他可以教小姑娘种番茄。

 

明楼嗜吃番茄,明台也喜欢,所以原来明家总是要买许多番茄,尤其是在夏天。洗净切好的番茄,细细的撒上一层白糖,等糖化在里面,番茄吃起来甜甜的又清爽,到了夏天,明台就能一个人吃一盘。明堂哥还曾笑话一大一小的爱好一点都不贵气,大姐就护着弟弟们,说是我们这是返璞归真。明台还抱着盘子喊着,糖拌番茄才是正义的,其他吃法都是歪门邪道。

明诚也喜欢番茄,但不像明楼和明台一样,他更喜欢种番茄。他喜欢明镜,喜欢明楼,喜欢明台,喜欢照顾好家里的每一个人。后来,每年夏天,明台总是在盼望他阿诚哥种的番茄,因为比外面的都甜,晚上吃完以后总会做一个美美的梦。

所以在最困难的十年里,他总是担心大的那个吃不好,挂念小的那个做不了美梦。他有无数的话想要对他的大哥讲,讲乡下的星星很亮,讲对面住知识分子藏了本大哥找了很久的孤本,讲想象中小弟的生活,讲大姐应该是开心的,大家终于过上了没有战乱的生活。但是明诚不能对着别的人讲,只能对着自己种的番茄念叨自己的心事。

满是心事的番茄很沉重,明诚舍不得送给别人吃,就偷偷地全留给自己吃。今天给大哥讲了借助的老王头的故事,所以替大哥吃一个番茄;昨天给大姐讲了现在的生活,应该替大姐吃一个番茄;明天给明台讲讲他走之后的故事,再替明台吃一个番茄。所以明诚吃了很多的番茄,他常常感觉自己好像吃掉了自己这辈子所有的番茄。

 

当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寒冬,明诚又一次回到了上海,在一个学校里当起了老师,变成了别人口中的“明先生”。没有哪个爱国者会遗弃自己沧桑又稚嫩的祖国,就算她曾经用一双冰冷的手攥得自己生疼。更何况,他是明诚,不惧怕死也不惧怕生的明诚。

他也曾经又惧怕的东西,那年巴黎的冬天,他害怕同志的鲜血,害怕大哥的审视,害怕大姐的关怀,害怕自己手里的枪。

“你就不曾想想大姐,想想我。你想报国我不拦着你,但是做一个学者不好吗?等到我们胜利了……”大哥冒着风雪来质问他。

“大哥,你说了我们。”明诚反而冷静了下来,“我甘愿做一杆枪。”

他年少时就在大哥的书案上看了那么多,又在大哥书房隐蔽的角落里翻出了许多,他闻得出大哥身上的硝烟味,他是大哥手把手带大的,是明家的孩子,报国写在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后来,明诚就变成了刀枪不入的明先生,又变成了平和可亲的明先生。他又种了许多的番茄,只是自己吃的少,大多都分给了邻居们。摆脱了战争与苦难,明先生又长出了调皮的性子,翻着花样给番茄起名字,这个叫“年轻貌美”是留给大姐的,“皮带”是送给明台的,“毛毛领”让明台带回家,剩下的都是“大哥喝茶不要吃番茄”、“大哥胖了不能吃番茄”、“担心大哥的牙还是别吃番茄”。最后明先生仔细考虑之后,还是留给大哥一个叫“小黄鱼”的黄色的小番茄,美其名曰让大哥鉴赏一下新品种的番茄味道怎么样。

 

97年的夏天,明诚很高兴,却又有些担忧,多年的经历让他谨慎与悲观。最后他还是又种了两株番茄,一株叫“阿诚我回来了”,另一株叫“大哥欢迎回家”。

 

 

3.0【我们会白头偕老,只是天各一方】

     “你还好,有我陪着。”


-fin-

=============================================

灵感来自POI里宅总的那句话,就是3.0【】里面那句

还有就是台湾热死人的天气

楼总的爱好有一个来自我忽然的中二

#番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蔬果#